个人名称、引用的一些出处

萱苏始无慰,寂寞终可期。
参见下面的链接:
《郡东山望溟海》

  本来站点取作“萱苏小筑”是因为《大秦帝国》中的萱苏客栈印象很深,之后查了下“萱苏”发现很符合自己的状态: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之路,重新寻求人生的归宿与心灵的安顿。

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出处:前赤壁赋
节选如下:

苏子曰:“客亦知夫水与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长也。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象之若
作为昵称取的意义是如你所想的样子。

《易经·系辞》里面几句:“见乃谓之象;形乃谓之器;制而用之谓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谓之神。”
看见一个意思,叫做象;把这个意象变成一种东西 ——形,叫做器;大规模地制造出来,叫做法;老百姓用工程师制造出来的这些器具,都说好呀!好呀!但是不晓得这器具是从一种意象来的,所以看见工程师便叫做神。

《韓非子‧解老》:“人希見生象也,而得死象之骨,按其圖以想其生也。故諸人之所以意想者,皆謂之象也。”


《老子》:“惚兮恍兮,其中有象。”


《易‧繫辭下》:“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


《老子》:“執大象,天下往。”
河上公注:“象,道也。”


“龟,象也;筮,数也。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
                                 见于《左传·僖公十五年》韩简

最早见于《左传·僖公十五年》韩简之言:“龟,象也;筮,数也。
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
象 本来指龟背上的花纹
句子原意是:乌龟生出来背上有花纹,之后生长 生长之后花纹裂开了,形成的好几块
引申的含义就是 有物体才有形象,有形象并生长后才会分出数目
这是中国古代的象数学根据,后又引到中医 易经 等领域著作
它以象为主论述客观事物的有序性,以文辞数字形式为用,循着抽象性与应用辩证统一的道路不断发展,形成了以有机论数学观念为理念的非构造性数学体系。


主谓之间助词。


动词;如,像。

tobechaos

热寂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
出自司空图《二十四诗品》中,雄浑
原文为:

雄浑

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

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匪强,来之无穷。


《二十四诗品》专谈诗的风格问题,而其最大特点,便是着眼于各种风格的意境,而不注重它们形成的要素与方法。作者用诗的语言,为各种风格描绘出一幅幅意境,对这种风格的创造方法则在行文中略加点拨。有的通篇是感性的形象画面,而毫不作理性的逻辑分析。如“清奇”:“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汀,隔溪渔舟。可人如玉,步屟寻幽。载瞻载止;空碧悠悠。神出古异,澹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只是给出了一种“清奇”的意境而全不说破,让读者自己去咀嚼、体悟、把握。
所以,根据我自己的体悟应该是说明雄浑的诗歌所有的那种通过宏大的场面或叙事,来说明或者蕴含的某种道理的特点。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执象以求 咫尺千里

弘一大师病危前手书之偈语,曰:“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君子之交,其淡如水。应该解释为,君子之间的交往如水一般纯净,不带杂质。
执象而求,咫尺千里。是说如果只看朋友交往的表面现象,好像看到了真实情况,实际上差得远了。
问余何适,廓尔亡言。是说问我将到哪里去安身呢,前路广阔,我无言以对。
花枝春满,天心月圆。但只见春满花开,皓月当空,一片宁静安详,那就是我的归处啊。
“象”的说法来自魏晋玄学,是对应於“意”而言的。一般言之,“立象以尽意”,此是象所尽之意。有象所尽者,即有其所不尽者。象所不能尽者,即“象外之意”。弘一大师借著这道理来说明佛教的真理,表示佛教对真理的最高体悟,是离语言文字思维的,所谓的“语言道断,心行路绝”者是。故说执象(语言文字思维,这些都是“象”)而求真理,真理其实就在咫尺之间,但对胶著与“象”的人来说,何止千里?

开源思想、业余在挖矿学校码农专业摸鱼,专注炼丹算命全栈,热爱Phil的NeuroScience票友。

从荷笠姐那里改来的。

文章目录